京津冀石材行业,路在何方?

九正建材网 18-01-11  阅读数:

2017年的京津冀区域,一方面,在地处北京、天津、保定腹地的河北省雄县、容城、安新3县及周边部分区域,设立国家级新区——雄安新区。规划建设面积为:起步区面积约100平方公里,中期发展区面积约200平方公里,远期控制区面积约2000平方公里。这是国家作出的一项重大的历史性战略选择,是继深圳经济特区和上海浦东新区之后又一具有全国意义的新区,是千年大计、国家大事。很明显地,雄安新区的建设需要大量的建筑材料支撑,包括建筑石材。另一方面,北京、天津陆续地勒令关停石材市场、石材企业,在短时间里,基本有要把石材行业全部驱逐出去的趋势。那么,明明将迎来国家建设“雄安新区”的大好机遇,却又不得不离开的京津冀区域石材人,到底该怎么走这接下来的路,便是本文探究的重点。

一、2016年到还没过去的2017年,短短的一年多时间,可以说是中国石材行业分布格局变化最大的一段时间,也是石材业三十年来最冷的寒冬期。

全国各地的矿山纷纷被关停整治、禁止开采也就罢了,在城市谋生的石材企业也遭遇了被驱逐的命运。从北京西联国际石材市场开始,一线城市的石材交易市场、石材企业纷纷被关停或勒令外迁,几乎是很短时间,各大一线城市就显现出要把石材企业全部清零的节奏来。更令石材人忧心的是,不仅仅是一线城市,其他一些城市也开始有了类似行动。

北京的石材企业外迁到周边的河北区域,上海石材行业大迁徙,都在今年上半年就已成定局,尘埃落定。在大家还没来得及好好喘一口气时,紧接着,天津、太原、石家庄灵寿、保定曲阳等地石材企业也密集传来叫停、整顿的消息,到最近,香河西联建材装饰城、华荣建材城、天津天下石仓、天津宝坻九园工业园等北京、天津周边的建材市场经营者不约而同地发布停产通知,并被人一一整理出来,发布上网等,这些现象不止是雪上加霜,简直是在石材人已经很脆弱的心脏上又补上一刀。当然,被从大城市清逐的不仅仅是石材行业,还有其他重工业产业。

北京、天津等周边建材市场纷纷接到停产通知

不能否认,改革开放近40年来,过快的、无序的经济发展带来的后遗症就是生态环境的破坏。而现在的确是该站在国家层面的高度进行整治与抢救了,否则,付出的代价将更加惨痛。这也是习 大大发出号召:“我们既要绿水青山,也要金山银山。宁要绿水青山,不要金山银山,而且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。”同时也强势制定了一系列环境影响评价措施与制度。并且这一系列环评措施与制度以其执行之严、范围之广、影响之大,被人们称为史上最严环保风暴。在这样的大背景下,之前只顾着拼命挖掘、加工,完全没有得当处理遗留垃圾,恢复生态环境,给外界留下很多不好口碑和证据的石材产业,遇到的困境肯定也是特别严峻的。尤其是在城市求生存的石材企业。

二、是城市建设不需要石材了吗?还是石材的加工生产过程真的无法达到环保要求?答案显然都是否定的。有数据能说明,我国接下来的几年,基础建设的规模还是非常可观的,建筑材料的需求量还很大。而石材本是天然的,生产加工过程造成的也只是物理性污染,只要处理到位,是可以达到零污染指标的。那么,石材行业要如何更好地求生存,并继续为中国的城市建设进程添砖加瓦?我想,除了真正从自身做起,节约资源,充分循环利用废弃材料,投入设施消除从矿山开采、工厂加工到成品安装过程中存在的“污染问题”,使各个环节都能做到符合环保要求也是重要的环节。

即便如此,想要像以前一样,在已撤离城市再建立行业专属的交易市场和加工厂,是不再有任何可能的事了。那么,京津冀石材人未来应如何规划,究竟怎样做才能不丢失这些城市的业务,尤其是雄安新区大建设时期及崛起后,石材需求将主要由京津冀区域的石材人来满足,怎么抓住这一波难得的机遇呢?

笔者认为,大家可能会有几种选择:

首先,在周边地区有一个让石材人安身立命、让石材企业可以无忧地进行加工生产的基地,这是上上之选。二十年来,在中国的各大城市逐渐扎根的建材类市场,是有其存在的必然性和需求性的。现阶段虽说因为环保问题,各大城市的建材类市场被全面拆除,但只要继续有建设需求,就肯定也有建材类市场存在的需求。只不过,石材市场不仅是交易市场,更主要的是需要可以加工的市场,这就要求市场的硬件、软件配套设施都要达到国家环保及各项标准的要求,这是最起码的基础。

其次,全行业回归到十年前石材市场和生产加工重点在“中国三大石材产业基地”福建水头、广东云浮、山东莱州。但,这三大基地实际上同样的面临环境整改,环保升级的阶段。莱州的企业有大面积被关停的迹象,水头两年来被关停整改的也已达几百家企业,云浮的状况也差不多。再说,体量和各种主观意识上的原因,全国的石材企业都涌向“三大基地”显然不够客观和科学,也没有足够的理由。但这样的大环境下,还是会不少人选择回到这几个石材聚集